Home
亞魯巴短宣 Alumni Communications (Carey Theological College)


Alumni Communications Article

Aruba Photos

During and after the performance: Rest Day: Visitations:
photo photo photo photo photo photo photo photo

photo viewing section

在那遙遠的地方 (轉載自列治文華人播道會刊物「心橋」)         

主啊!我在這裏,請差遣我!」(以賽亞書6:8)

夜機

    午夜十二時,古舊的西雅圖機場顯得有點陰森,偌大的候機室只有疏落的數十人,其中十二個便是我們這批來自不同教會的一群。已經在這裏等了五個多小時,各人都顯得有點疲倦,但每個人的面上都是充滿興奮、喜樂。無一例外,我們每一個都是首次參與短宣,大家的心情都是有點忐忑,也有著新鮮刺激;畢竟,能拋下工作、家庭、子女……作短宣事奉,對我們這些仍需為生活而掙扎的人來講,確也並非易事。感謝神,我們真的做到了,一切一切都是由神所賜。

    目的地是阿魯巴 (ARUBA)
那是什麼地方?我們也不清楚,只知是屬於中南美洲的一個小島國,面積不大,約為列治文市的倍半左右,人口只有十萬,其中華人約四千。島國上的華人便是今次短宣的「目標」,至於島上其他情況便不甚了了,大家都不知道在那處可以做些什麼、如何傳福音、能否適應那裏的酷熱天氣和乾旱、怎樣與當地人溝通等等,都要到達後才能得悉。當時只有一句說話可以說明——
「憑信心上路」,神必會保守、帶領的。

到達

    在阿特蘭大 (ATLANTA)
轉機後再乘四小時的飛機,平安抵達阿魯巴。機場細小而簡樸。工作人員懶懶閒閒的,真的非常「南美情調」,幸而旅客不多,只花了半個小時便順利過關。出口處便看到今次邀請我們到來的宣教士——

    李潤財(GABRIEL Li) 牧師夫婦。與他們雖素未謀面,但由那一身古銅色的膚色和熱帶打扮,便知道那是在這裏已生活了一段時間的結果,所以根本不用相問,也不用懷疑是認錯人了。

    踏出機場的一剎那,是我們感到最「震撼」的一刻!雖然早已知道這裏很熱——
氣溫約為四十度,但一下子被「熱浪」整個人「擁抱」著,仍是非常的難受,感覺自己像是那些掛在焗爐中的「义燒」一樣,體內的汗液也像泉水般滲出來,這時我們知道——
真的到達了。在往後的十數天,我們便要活在這些熱空氣之中,更要與無數的蚊蟲搏鬥。願神給予力量,讓我們能以健康的身體、精神來完成今次的使命。

演出

    李牧師今次邀請我們(泉源劇社)來作短宣,主要是為這裏的華人作兩場話劇演出。基於他們 (觀眾) 的工作特性原因,故此兩場演出都安排在星期日黃昏,因為該段時間他們才有空出席。演出是在我們到達的第二天及最後一天舉行,中間的日子我們便要真正負上傳福音的責任。所有程序在數月前已安排妥當,需要擔心的只是各人有沒有足夠的精神及體力來完成而已。

    演出的話劇——
「追之旅」,我們早已演過好幾次,故此也不需作什麼排練及準備,只是今次演出的塲地是一間本地教會,地方濶大,但設備簡陋,悶侷的室內只有數把吊扇,觀眾坐的只是摺椅,音響、燈光也只是基本的,並非理想場地。那感覺便仿如回到六、七十年代在那用竹枝搭成的臨時戲棚中一樣,雖然辛苦,但也有另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感謝神,兩場演出的效果都比預期理想——
每場都有超過一百名觀眾,其中大部份是初次接觸教會。他們對於話劇的內容都非常欣賞,並願意繼續參與教會的活動。在回收的觀眾回應表中,更有三人決志信主。我們 回來後更得悉其中兩人已經受洗,哈利路亞!

探訪

    除了演出之外,今次短宣最主要的工作便是探訪這裏的華人。基本上,阿鲁巴小島分為南北兩部份,牧師夫婦所居為南端名叫SAN NICOLAS 的地方。礙於人手,在建堂兩年的時間中,他倆只能在教會附近的華人中作工,接觸的人數有限;至於較為繁榮的北部地區便未及兼顧,那處有著多少「未得之民」,也是未知之數。

    短宣隊分為三小隊,將整個北部地區分為三大區,每小隊負責一區。每天早上九時,靈修之後大家便出發,逐間商舖去尋找裏面的華人。這裏的華人,因為言語、文字不通,所以大部份只能幹兩種行業——
餐館及超級市場。我們便在這兩種店舖中鑽,一家一家的拿著帶來的福音刋物及教會的單張向他們介紹,當然更邀請他們到教會參與活動。

    那些華人大都來自廣東地區,拿的是三年期工作簽証,到期可延長或回到中國。逗留期間,住在公司提供的宿舍。每天工作十多小時,一星期只有半天假期。礙於言語及交通不便,也不能四處走動;只能看看電視或找人談天,說不上有什麼娛樂,生活是刻板和沉悶的。

    故此,在我們探訪他們的時候,他們的態度都很熱誠及開心,每個人都樂意與我們交談,我們也順利地把教會介紹給予他們認識。他們很多都未聽過基督教,福音的種子便在那時種在他們心田上。我們深信,這是神所為我們預備的,而且比我們所估計的更好更豐盛。

    黃昏後,我們便將所探訪的店舖名稱、位置、裏面有多少華人、他們的姓名、身份、對福音的態度等等資料整理妥當,然後交予李牧師,讓他日後可以跟進。感覺上,我們便是翻土的工人,把這片「未得之地」翻開,撒上種子;相信不久之後,它便會變成金黃的禾場,神的國度也會在此彰顯。

團契

    南美洲人民生活習慣與我們不同,這裏日長夜短,而且日間氣溫高,不適宜活動甚至工作。有些店舖在黃昏後才開始營業,所以教會的活動也集中在晚上進行;同時也因要遷就那些中國工人(他們下班往往是晚上九時後),故此團契聚會亦只好在十時開始,一直至午夜過後——
我們戲稱是「午夜場」。團契活動過後再駕車回到住宿的地方,已是半夜,睡不了幾小時,翌日又要爬起身作出隊探訪。然而,憑著來自神的力量,每一個人都能挺起精神完成十多天的工作程序。回想起來,才真正感到聖靈的作用,衪令到我們這群過慣安逸生活的人也能刻苦耐勞。所以只要有神同在,不可能也變成可能。

    如果十多天的團契活動也吃不消的話,想想李牧師夫婦倆在兩年來每天都如此起早貪晚的忙碌,其辛勞程度可想而知。宣教士為神擺上確實太多,我們這些只作一段短時間逗留的,實在有點汗顏和自愧不如。

錄音

    因為工作時間太長,放工太晚,所以很多華人想到教會也是有心無力,但幸好李牧師可以利用收音機把福音訊息帶到他們心中。基本上,此處並無中文電台,李牧師便商借當地一個宗教電台作每週一小時的中文福音廣播,自行錄製節目,亦為此地較為有效的傳福音方法。

    因利乘便,短宣隊也成為電台一份子,每人分別錄製半小時的訪問節目。內容主要是個人見證,敘述得救經過及信主後的得著和改變,當然最主要是呼籲收聽的人接觸教會,領受福音。想不到,我們除了做福音話劇外,還兼做福音廣播;可惜,錄製的節目在我們離去後才播出,不知效果如何?

離別

    忙碌的日子過得特別快,每天由早到晚的忙著,心中只惦著下一項工作是什麼、明天有什麼程序。一晃眼,十天便過去了。開始執拾行李準備回程時,才猛然想起,其實我們並沒有真正看清楚阿魯巴這個地方,印象中只曾作半天環島遊,駕車兜了一個圈而已。看到的只是藍天碧海,其他便不甚了了,也沒有與本地人接觸,所以更談不上對此地文化及社會方面有何了解,看來,要再多些了解,要待下次再來才可以了。

    相信每個短宣隊員最感難過的,便是與營地的弟兄姊妹分別。雖然大家相聚只是十數天,但想到今後再相見不知何時,彼此天各一方,便感覺黯然;雖說可藉現代科技——
互聯網溝通,但總不及面對面相談來得親切;同時,更為自己的離去,不能為教會盡更大的力,不能再為牧師、師母分擔更多的工作而內疚,心理上的不安不捨難以言明,惟有寄以禱告,願神保守當地的教會、牧師、師母及各弟兄姊妹,讓他們都能歡喜快樂地在這個美麗小島生活,也願福音能在此處遍傳。

感受、感恩

    每一個參與短宣的都會像我們一樣,完成了行程後便知道,最大的得著是自己。通過短宣,讓我們可以真正體會到與神同行的樂趣,也更明白地感到神的保守與帶領。在種種困難和危患中,神會為我們開路,替我們消災,這是惟有在一個完全陌生的環境中才能深刻感受得到,感恩的心更見熾烈。正如「約伯記」中所說:「從前風聞有你,現在親眼看見你!」真的,在整個短宣路途之中,我們真的「看」到神就在我們中間,衪每時每刻都在看顧著我們,上帝會祝福每一個敬奉衪的人,阿們!

~ Scott Ng 吳廣祥